Ancy.G

他国知情绪

苏破天际……能摸一摸他这俊脸蛋儿哪怕每天被鲨齿梳头也在所不惜啊(ಥ_ಥ) 

沃日……真是烦躁听那唱票

Ur So Gay(2)

祈祷最后出道真的是6+6……算了,更文吧

      人要是真放得下过去,又怎么会气急败坏而不是心平气和地和前任叙旧呢?
      好吧,他承认自己是犯贱,没把桌子上一杯水直接泼他脸上而是默许了他坐在自己对面,来人还毫不客气地自顾自点起菜来。
      可是,他又真抵挡不住他故作可怜地撒娇说自己饿了。尤其是眼前这粉毛即使七八年不见,人变高了肩变宽了胸膛变厚了声音变低沉了,一笑起来却还是少年时的神态,跟他不经意间回想起来跃进脑海里的印象毫无二致。他从小就被他这私下纯真舞台上却性感的模样吃死,从弟弟转变成情人再到路人,他还是没学乖,还是对他无条件地放纵。
      姜东昊啊姜东昊,你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要是他心里面这个理智的小人能具象化,早就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戳着自己脑袋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了。

      好在菜上得快,否则他还得想如何打破这尴尬。从刚才走神起他就觉得对面一直在盯着自己,他心里正烦躁着自己的当断不断,于是便没好气地朝他瞪了回去。对面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爽朗地笑了起来,平复后仍一脸真挚的含着笑意看向他:“哥是不是喝酒了,脸这么红,瞪人一点不凶还很可爱呢。”
      看看,人家这厚脸皮——既不对自己当时的背叛做出解释和道歉,也完全不把这些年的空白当回事儿,依然像过去那样亲昵地叫他哥开他玩笑。他又不痛快起来,想揪着他领子一拳朝他脸上招呼过去质问他,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突然要来找自己。
      对面恰好低下了头拿起筷子认真夹菜,又不咸不淡地跟了一句:“哥你现在……变成上流社会的人了啊。”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愣住,也让他重新审视起现在两人的境况。

      他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梳着背头,和来人一副街头打扮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他二十出头后就开始尝试健身,再加上脸长开后不笑时略有些凶相,那时穿正装就能显出些气场来。工作这几年使他更成熟起来,任谁看都是精英模样。再加上,他出入着外在低调内在却又奢华至极的私人会所,只有持有会员身份认证的人才能进出,也难怪那小子会这么想。
      “就只是生意上的朋友开的店,不是我主动约在这儿的。娱乐公司那些老板比较讲究……”他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不再有什么表示,只顾安静吃饭。
      理智点后,他其实有很多话想问他,怎么找到他的?这几年去哪儿了,过得怎么样?但对面没接话,他也觉得没有过问的必要和立场,毕竟是自己当时发短信说要决裂的。
     
      时至今日,他其实一点也不恨了。在一个小作坊里做练习生时根本看不到未来,年少轻狂时许下的誓言又怎么能跟现实的压力和诱惑相抗衡。        
      那时他因为外接了一个商演被大公司的星探相中,没跟他提起就单方面离开了,走之前那晚他脸上毫无破绽。第二天他只是听他话去了趟超市帮他买点零食和日用品,回来就发现他行李全不见了。
      问公司职员了解完情况后,他是又惊又气。随后几天,一有空就打他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关机。他实在没办法才想到去那公司堵他,遭受了他今天所遭受的,被安保人员拦着,根本没有进去的可能。
      最后的最后,他发了那条决绝的短信——再见,以后就算再见面也不要相认。不到半分钟,许久没有信息提示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那一方回着简单的一个“好”字。他二话不说,把宿舍里和他有回忆的东西全都扔了,当晚就换了手机号,以后再也没有和人提到过他。
      自此,他们俩算是彻底断了联系。

      他扪心自问,倘若当年被星探发掘的是自己,又会作何判断。尤其是这两年他也做了挖角的工作,见惯了许多练习生为了自己前途各奔东西的例子。年少时性子太直转不过弯,经历了这么多后他心下只觉得苦涩,怕是自己当年也会做同样的抉择。
      其实,他毫不怀疑他对自己的那份喜欢,但仅仅也只是喜欢而已了。

      对面看他沉默半晌,呼吸有些急促还时不时地皱着眉,便向他杯子里倒了些酸奶,仍是那副置身事外却又带着关切的口吻:“还难受么哥,喝点缓解一下吧或者再吃点菜。”
      他接过杯子,喉间滚滚欲动,几次想开口问他你呢,你最近在干什么。但又怕听到的答案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样,那么多年的销声匿迹可见那小子最终没有出道。
      他咽下一口酸奶,喉间却仍是一片火辣。

没有什么大红大紫也没什么苦大仇深,就是正儿八经的两个人旧情复燃的故事。我真是……写这么长只写了一个片段,心累QAQ

Ur So Gay(1)

灵感就是水果姐的这首歌,虽然没啥太大联系……
非101背景的现实向,下克上,姜丹尼尔×姜东昊

   
        “把人带上来吧……”他不耐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说实在的,他现在头疼得厉害,酒量就算经过了工作这几年的磨炼也还是停留在年少时的状态。要不是和人谈项目,他私下是绝对不爱碰这些的。
       
        事情说起来真是好死不死,他因为过量沾酒的缘故身体燥热昏沉,坐在沙发上想缓过劲导致耽误了点时间。刚起身想走,楼梯下面就传来嘈杂的打闹声,期间还夹杂着他的名字,一遍遍焦急地呼唤着“东昊哥!东昊哥……”

        放在平时他早就拔腿走人了,那些怀揣梦想自以为才华横溢的孩子太多了,最近个个都是人精,也知道从哪里旁敲侧击打开进入这个圈子的门——找像他这样初出茅庐的乐评人推荐。是了,他之所以小有名气就是因为他刚入江湖不久却接连发现遗珠,再经过他的训练培养和举荐,大众也确实认可,时下几个炙手可热的新人就是这种模式下推出的。各个经济公司都和他有点联系,他说白了既是个猎头、星探,又是个声乐老师。

        要不是那一声声呼唤太恳切最后都有些呜咽,他决计不会心软。再加上他真是怕了那孩子砸了他朋友的店面招牌,要是让人误以为他招惹了什么不良少年寻衅滋事那自己可真是兜不起……

        人被安保架上来的时候脸上皮有点擦破,但是不影响观感。帽檐在他脸上形成一道光影,眼睛看不真切但鼻子英挺嘴唇薄削一看就是俊朗偶像标配。耳朵上戴着几处耳钉,闪闪的很衬他的皮肤。牛仔裤配短袖衬衫,个子还算高,身材上还能看出点肌肉轮廓,外形整体还挺让人舒服的,除了鸭舌帽下跑出的粉毛让他有些评价不能。他只瞄了一眼,就对来人做了七七八八的评价,看看值不值得推荐给经济公司培养。

        “看样子是想走偶像路吧,特长如果不是唱歌的话我明天让其他……”
        “不是的!是我啊东昊哥,你不记得我了么?是我啊!”他边说边把帽子取了下来。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着实不爽,西八两字正要破口而出,却被这小伙子情急之下的釜山口音逗乐了,又细细端详了一阵。过了两三秒,他摩挲着自己嘴唇的手指突然僵了……
        “丹尼尔……?”他多想听到对方否定的答案,可是看到他被认出来明亮的表情后,他妈的他现在头更疼了,谁能告诉他现在这算什么情况,不是早就说好了以后见面也要装路人的么?
         啊,西八两个字终于是刹不住了。

         他那双趴趴眼他这辈子都忘不了,中和了他略显清冷凉薄的下半张脸,使他兼具了一份狗相人的亲和。就是那双眼睛带来的单纯感让他着了道,才犯下过往那些错误。要不是隔了好多年不见,他不知道他变声期过后声音大变样,早在他喊他名字时,他那份心软就喂狗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的,旧情人不如狗……?


困了,有空把它补完。罐虎那篇我不会让他俩恋爱的,小赖再长几年才可能,而且听了剧透小赖视角应该也甜不起来了。这篇算半养成,推进会快也会很轻松。

       

       
       

意外的意外

本来是冲着首页人喜爱的新荒去看的小单车,但是自己看了之后完全变成荒福死忠了。什么宠物狼啊什么我做的一切其实为了你的肯定啊之类的真是萌吐奶,最最最温柔缱绻的还是荒北称呼小福的模样。唉好可爱,两个人都超级可爱(ಥ_ಥ)